返回

女配修真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最新网址:www.jsziboLan.net
     女配修真 (第1/3页)
    

     赵姬看着吕不韦忧虑的表情,担心地询问吕不韦发生了什么事。吕不韦迅速藏起来自己担忧,换上正常的表情。

  “没事,只是你深夜还来送信,实在是辛苦你了。”

  吕不韦摸摸赵姬的头,满脸宠溺。赵姬也感到自己太过辛苦,开始滔滔不绝地向吕不韦诉说今天晚上的一切,吕不韦让赵姬坐下,慢慢讲来,这一讲便又是一个时辰。

  “你知道吗?我半夜起床得多累啊!赵政那个不开眼的,非得晚上来送信,也不知道挑一个白天的时间。”

  “嗯,赵政确实干的有点过分,应该挑个白天的时间的。”

  赵姬又是一大段可有可无的闲话,吕不韦却能从头到尾完整地听赵姬讲完,有时赵姬讲到口渴难耐,吕不韦还会递上一杯茶,赵姬喝下稍有好转,又继续讲述自己的辛劳。

  直到将近破晓之时,赵姬才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吕府,吕不韦眼含泪水送走了赵姬,转过身就变得若无其事,也不打算睡觉了,转手安排着一些事情。

  “赵政啊,逃不逃得回秦国就看你的造化了。”吕不韦看向东边的天尽头,一点红晕渐渐爬上云头,不知明天是不是个好晴天。

  话说回头,赵政辞去异人之后,以最快速度原路返回,收拾好工具,走回后门。

  后门处,守门的内城护卫早就起疑,按照原来的时间,几刻钟之前,那个挑肥人就该收拾好工具出来,随后会在安排派几个士兵把粪车推出去,今天这个挑肥人还没有来交差,也就暂时没有派士兵过去推粪车。

  不知又过了多长时间,赵政气喘吁吁地从内城里来到后门,士兵们立刻把赵政控制住,赵政双手被束缚住,粪桶里的残渣撒了一地。

  “你刚才干嘛去了?”刚开始给赵政开门的奴仆走到赵政面前,厉声询问,十分不悦。

  赵政脸贴在墙上,双手被士兵抓住压在身后,完全动弹不得。奴仆见赵政不回答,轻轻地拍打赵政的左脸,不停地恐吓赵政:“你敢不回答就把你绑起来,交给上面的人调查,当然一顿暴打自然是少不了的。”

  这话不假,守门的人地位虽然很低,但是由于职责的重要性以及特殊性,看守门庭的人有权直接把行为不正的人少交给上级,而通常情况下被城门守卫上交的人,都被定义重要罪徒,一顿暴打自然少不了。

  “不用不用,大人,刚才小人也没有哪里去啊。”

  奴仆一巴掌打在赵政头上,语气更加严厉:“你当我们傻吗?刚才我已经派人去看过了,你压根不在哪里挑肥,说!你到底干嘛去了!”

  赵政眼珠子在眼眶里提溜转着,今天不管怎么样也不能被交上去,一顿暴打还好说,只是这身份要是暴露了,回秦国的希望就更加渺茫了,这是赵政最不想看见的结果。

  “哦,大人原来是问我有一段时间怎么离去了啊,那个,小人尿急,找茅厕去了。”赵政满脸赔笑,而奴仆却没有半点给赵政好脸色的意思。

  “你是真的当我傻啊?你个挑肥的还需要找茅坑吗?你不就地解决就行了嘛?”奴仆年龄不小,但是身高很矮,对着赵政一顿拳打脚踢,如同一个肉球在胡乱跳着笨拙的舞蹈。

  赵政确是没想到这一茬,自己是个挑肥的,找茅坑解手的老借口肯定不能使用了,不过现在肯定不能自己否定自己,不然就真的显得心中有鬼,再狡辩也不一定能让人信服。

  “对哦,我是挑肥的啊,我忘记了。”赵政装着傻子的语气,傻子的表情,傻子的动作。

  奴仆对赵政这前后三百六十度的转变,心中起疑,退后几步细细观察。赵政见奴仆有所迟疑,赶紧加把劲装得更真切一点,流口水、说傻话、做斗鸡眼,只要傻子有的赵政一应俱全全都表演出来。

  赵政的表演太过精彩,无论表情还是动作语气,没有一处不是像极了傻子。连赵政都没有想到自己装得这么真实,奴仆也有了六分的以为,眼前这人真是个傻子,那他不在场的原因也就可以说的通。

  “嗯,大人,怎么有一股尿臭味。”

  “的确有一股尿臭味,我也闻到了。”

  扣住赵政双手的士兵首先发现到这股怪味,奴仆听言,也凑近了几分,猛吸了几口空气,一口气没有闻全,连忙捂住口鼻,空气中的尿臭味把奴仆呛得不轻。

  循着味道,奴仆看到了赵政在湿透了的裤子,还在往地上滴滴答答地滴着液体。

  “天啊,这小子尿裤子!”

  话音刚落,士兵急切地撒开赵政,嫌弃地看着赵政,赵政周围的人都检查着自己的衣服,胡乱满身拍拍,这才稍微顺了心。

  “大人,怎么办?”士兵不敢靠近赵政,转过去问奴仆的意见。

  奴仆早就厌烦了赵政,笃定这小子就是一个傻子,一个彻头彻尾的傻子,自己怎么还跟个傻子交谈这么久,也该早想到干挑肥这种糟糕职业的人,能有一个正常人嘛?不是异想天开嘛!

  “还能干嘛,赶快把他给我丢出去!快!”

  “我们去吗?”士兵看着尿了一裤子的赵政,陷入了沉思。

  奴仆狠狠瞪了一眼士兵一眼,紧接着就跟着一脚踹过去,也没考虑士兵身上穿着的甲胄,反而把自己的小腿踢得刺痛难耐。

  赵政也不让众人为难,拎着工具就走出门外,还差一步就要跨出门,突然想起来还有个瓢没拿,也没打算回去拿了,反正也不是自己的,稍微停顿了一下,士兵一脚直接把赵政踢出门外,哪里愿意赵政多待一下。

  “呸!”赵政被这猛地一脚,踹的重心不稳,摔在地上,吃了一嘴的泥,赵政爬起来,突出嘴里的泥土,拍拍身子,背着工具继续上路。

  赵政不敢有半分放松,这只是出了内城,还有一道门需要过呢,赵政赶紧先回到老汉的住处,换身衣服再做打算。

  

    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最新网址:jsziboLan.net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