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俄罗斯女人zozo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最新网址:www.jsziboLan.net
     俄罗斯女人zozo (第1/3页)
    

“呵,一个打工的,还好意思说正主?亏你还一副书生的打扮,真是半点书生的样子都没有,还好意思在这里当着自家主子的面嚼舌根,谁教你的规矩?”

孟萱或许是个软脾气好欺负的,但是书香肯定不是,每次来这里,书香总会跟眼前这个男子吵上一架,这几乎已经成了不可避免的了。

孟萱站在一边,丝毫没有劝架的意思,显然是见怪不怪了。

那书生最忌讳别人说他不像书生,但是书香次次来次次说,而且还很好用,每次提起这个,那书生几乎都会败下阵来。

“败家玩意儿,这次来又要多少银子,拿着你的钱赶紧走吧!”说完也不等等孟萱她们,自顾自的进屋拿钱。

“小姐,你在这稍等片刻,我一会儿就出来。”说着,就跟着那书生进屋了。

“呐,这个月的收入都在这里了,需要多少拿多少。”书生指着那近乎空白的盒子说道。

“你怕是在逗我玩吧!”

那盒子肉眼可见,里面的铜板连个底儿都盖不住。

“呵,我还不屑于骗你们,书舍的生意是真的不好。”

书香沉默了,确实,这京城中书舍的生意确实不好做。这书生虽然嘴巴毒辣,但是人还是个好人,也不至于为了这点小钱就出口谎话,若真是这样,孟萱也不会用他。

“行吧,这一年,你也辛苦了。”书香无话可说,这年头钱就是比较难挣。

看着那盒子里盖不住底的铜钱,书香只拿了两枚就转头走了。

“小姐,我们走吧。”

“公子,您怎么又开始跟以前一样了,您不是都跟人家搭上话了嘛,有啥事,直接去说不就好了吗?”石头是真心看不起这种偷窥的行为,畏畏缩缩的,一点都不磊落,喜欢一个人难道不能光明正大的说出来吗?喜欢一个人不就是应该告诉全世界我喜欢你吗?

“嘘,别说话,别让她看到了。”魏衡依旧缩在角落里,不敢露面。

“你没看到孟萱站在都没钱了嘛?现在正是你去刷好感的好时机啊!”石头真是恨不得自己替魏衡上前跟孟萱说话,可是,借石头十个胆子,石头也不敢。

“走!”

啊?石头有些没反应过来,直到魏衡走到了孟萱面前,石头才跟上去。

“孟姑娘,园子里什么都有,你若是想看书,我可以帮你搜罗一些,不用专门来书舍。”魏衡并没有直接说明这书舍就是孟萱的,就当做不知道这件事,真是维护了孟萱的面子。

“不用了,本来没多想看书的,不过,这里面的掌柜是我好友,路过此地,来问候一下。”

“走吧走吧,回园子里帮我参谋参谋哪里需要改动的地方。”

一路无言,直到回了园子里。

“孟姑娘,在下有个不情之请,希望你能同意。

过不了几天就是家父寿宴了,但是家父一直在催婚,所以…我想,你能不能假装是我心爱之人,来应付一下我父亲。

你是不知道,我父亲是真的一直在催我,我这么大一个男子汉,总被催婚也是很没面子的,而且,我已经离开家很长时间了,这次家父寿宴,我也没有理由逃避了,所以,这次他肯定又要催我了。”

孟萱静静的听着,也不吭声。

“…你…你要是不愿意也没关系,左右不过被训斥一顿。”

见孟萱不说话,魏衡就以为自己让孟萱为难了。

“没什么,不过是应付长辈而已,这业务我也算是熟悉的。

我不过是有些震惊,想公子这么优秀的人竟然也会被催婚,我就很好奇,这么多年来,你就没有一个喜欢的人吗?”

看魏衡的样子也已及冠,不可能连一个喜欢的人都没有。

“是有一个,那是在我十五岁的时候,我母亲送我的白玉簪子掉进了水里,刚好水里有一个女子,那女子就帮我捡了出来。”魏衡说这话时,眼睛直勾勾盯着孟萱。

孟萱感到有些莫名其妙,魏衡又不是女子,问什么他的母亲会给他送簪子。再者,白玉簪子为什么会掉进水里。最后,水里为什么刚好会有一个女子。魏衡说这话就像是自己臆想出来的一样,没头没尾,让孟萱听到也是一头雾水。

“哈哈,捡回来就好,那后来那个女子呢?”孟萱话说出口才发现这话问的不妥,自己是什么身份来询问呢?孟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问出这么一句不合时宜的话,但就是这么奇特,话还是说出来了。

“那个女子后来家里出了事故,本来可以无忧无虑的一生却硬生生被生活所迫,现在吃了上顿没下顿。”

真是好奇怪,魏衡说话,为什么一直看着自己?孟萱轻轻蹙起眉头。

“?悖?疤獬对读恕?/p>

你能来帮我我很高兴。”许是察觉到了孟萱的不自在,魏衡草草结束了这个话题。

时间过得很快,这几天孟萱过得比以往在丞相府中还要好。眨眼间,就到了魏衡家宴的日子了,魏衡早早就整理好了仪容,连礼物都给备好了。

“孟萱,我们该走了。”

突如其来的称呼变化,让孟萱稍稍愣了一下,后来才反应过来,自己现在是魏衡心爱之人,自然不能像以往那样称呼。

“走吧,魏衡。”孟萱微笑着回应,跟着魏衡也变了称呼。

马车远远驶来,不同于一般的马车,魏家连马车都跟旁的不一样,魏家的马车内部非常宽敞,看样子能够坐下五六个人都不嫌拥挤,马车还是用梨花木做成的,整体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木香,很是安神。

现在,这么宽敞的马车中只有魏衡和孟萱两个人,这让孟萱多多少少有些不自在,尤其是在这么温暖的环境中。

“你父亲是个什么样的人啊?我们这么做会不会被他看出来?”尽管周围空间很大,但是孟萱也不知道,为什么魏衡会坐的离自己这么近。

“我父亲啊?他人挺好的,就是脾气有些暴躁。

我也很担心到时候会被他看出来,要真是被他看出来了,我肯定少不了一顿乱揍。”

“那倒不一定,都说打是亲骂是爱,你父亲对你是恨铁不成钢,希望你成才。”总算是有了共同话题了,空气总不至于那么尴尬了。

“我倒不这么认为,你是没看见我父亲跟我母亲那腻歪劲儿,回到家真是狗粮一把接一把。看的我都想娶妻了。”

魏衡会娶妻的吧?当然了!堂堂京城魏家独子,怎么可能会终身不娶呢?就算是魏衡有心想终身不娶,魏家家主也肯定不会愿意,到时候就算是绑也会把魏衡绑进洞房。

?悖?约涸谙瓜胧裁茨兀空庑┯指?约河惺裁垂叵的兀?/p>

马车行驶的很快,不一会儿就到了魏家。

远远望去,整天街上就只有魏家门前庄严肃穆,这让孟萱有些想打退堂鼓了,自己本就没有理由进魏家的门,而且自己也不是魏衡心爱之人,这么一想,自己好像真的挺厚脸皮的。

正在想着,魏衡就自然而然的牵起孟萱的手往前走。

干燥温暖的手拉着孟萱的手,那温暖的感觉直接从手心传到心里,暖暖的让孟萱心里也有了一丝丝的依赖,真想就这样能一直被魏衡牵着啊。

到了前堂,魏衡放开了孟萱的手,向父亲行了一个礼,被放开的孟萱只觉得自己的内心也被放开了,空落落的。

“父亲,这就是我钟爱的人,你不是一直都想要看嘛,这不,给您带回来了。

阿萱,这是我的父亲母亲。”

外面的人都传言,魏家的女主人是个沉鱼落雁的女子,如今看来,传言还是有可信度的。

“伯伯好,大娘子好。”孟萱小时候好歹也是学过礼仪的,这方面做的自然是滴水不漏。

“多标志的一个闺女啊,可惜怎么就看上了魏衡那个臭小子呢,他也不知道是积攒了几百年的福气,才会遇到你。”魏母见到孟萱就喜欢的不得了,孟萱刚行了礼,就被魏母扶起来,之后魏母就一直拉着孟萱的手,也没有放开的意思。

“哈哈,大娘子过赞了。”这个时候,自然是谦虚的为好,孟萱可见过不少被捧杀的人,那些人的下场无一不惨。

魏母一直拉着孟萱的手,让魏衡想过去都没有机会和理由,只能眼睁睁看着孟萱被自己娘亲拉走。

“呐,这些都是我的,你随便挑,看中那个尽管说,千万别不好意思。”魏母也不知道是怎么了,怎么就这么喜欢这个只有一面之缘的闺女呢,或许这就是缘分吧,总而言之就是,魏母感觉自己跟孟萱很投缘,非常投缘。

“这不太好吧。”看着这几匣子的首饰,孟萱有些意外,她是真的没有想到,这才第一次见面的魏母竟然能待自己这么好,这让从来没有感受过母爱的孟萱顿时有些热泪盈眶。

孟萱强行压下心头的悸动,“魏夫人,您对我真是太好了,我…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好的人呢,有些失礼了。”孟萱淡淡的笑道。

“?悖?庥惺裁矗?艺饪墒嵌源??备镜谋曜寂叮??裕?庑┦资危?憧粗心歉鼍桶涯歉瞿米甙桑??虮鸶?铱推??凑??焙颍?故且?薷?颐羌摇9???!?/p>     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
最新网址:jsziboLan.net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