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岛国片封面ps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最新网址:www.jsziboLan.net
     岛国片封面ps (第1/3页)
    

  楚文兰回到屋里,将小厮送来的小盒子打开,拿出里面放着一道黄符,小心翼翼的捧在手里。

  这是睿晟公主命人送来的,据说将这道黄符化成水,给那个人喝下,那人就会变得听话,成木偶一一样。

  楚文兰准备将这道黄符水给楚文萱喝下,从此以后楚文萱就会成为自己的奴隶和走狗,不会再跟自己作对。

  她光是想想都开心的大笑出来。

  她今夜着实心情很好,不仅处理了那个刁奴,还得到了这样一个宝物,她欢喜的将黄符放好,拿出点心又吃了一块,就当做庆祝,欢欢喜喜的睡了过去,只等找个机会亲自去对付楚文萱。

  第二日,楚文兰醒来之时,却又瞧见那粗使婆子坐在门槛上,揉着后脑勺。

  她吓了一跳,结结巴巴的问:“嬷嬷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  粗使婆子瞪了楚文兰一眼,“怎么了?我记得二小姐叫我去门口,然后老婆子我就昏过去了,是我该问二小姐才对,你究竟对老奴做了什么?”

  楚文兰吓得不轻,磕磕巴巴的说:“那个,嬷嬷你喝醉了,摔倒了,然后就……”

  剩下的楚文兰也不知道怎么编,粗使婆子见她这幅样子,就知道事情不会那么简单。

  那是谁将自己送进屋子的?

  绝对不可能是楚文兰,粗使婆子心里清楚,楚文兰恨她的紧,恨不得杀了她,绝对不会救她,说不定是楚文萱派人送的。

  有了这个想法,粗使婆子心中更加感激楚文萱,对楚文兰更加苛责,“二小姐,老奴今日身体不适,请一日假。”

  说完,粗使婆子也不等楚文兰回话,将大门锁好,径直回了自己屋子休息。

  楚文兰气的半死,只能自己打了水来洗脸,她一边洗一边咒骂粗使婆子,咒骂楚文萱,让她们早点去死。

  其实粗使婆子根本没有去睡觉,她躲在窗下,将所有的一切都尽收耳中,得知是楚文兰要害自己,十分生气,思索了一番,开始了对楚文兰的报复。

  楚文兰被这粗使婆子折磨的不轻,半夜正睡着,这婆子打了烧火棍进来,说是打老鼠,一通闹,直到天色微亮她才离开。

  一连闹了好几日,楚文兰睡不好,眼圈发黑,精神恍惚,白日坐着也能睡着,心里日日想着报仇,甚至有些精神错乱,外面路过的人,偶尔可以听到楚文兰在小院里放肆的大笑声,十分骇人。

  小丫鬟将这事情禀报给了楚文萱,楚文萱听完只是叫了粗使婆子过去询问了一番,得知了事情的来龙去脉,便不再管这件事情,任由他们主仆二人随意闹。

  她可没功夫去管楚文兰这些事情,如今已经开春,楚文萱除了照顾楚老夫人,还要忙自家铺子上的事情。

  前几日,张文艳查出了有喜,楚枫很是高兴,便将楚文萱叫了过去,让她帮张文艳一起管家。

  楚文萱以为楚枫要将管家权还回来,谁知他只是把自己当做免费劳动力。

  原本,楚文萱想要拒绝,但想到楚府如今已经被张文艳糟蹋的有些不像样了,只好答应了帮着管家,无论怎么说,这楚府就像是她精心养的一盆花,总不能毁在别人的手上。

  于是,楚文萱一边命人将楚老夫人照顾好,一边又忙着整顿楚家,自然没有功夫去理会楚文兰。

  楚枫得知张文艳有了身孕,很是高兴,他近日来跟澄远走的很近,澄远在皇后跟前说了不少好话,但是皇后好像还是对他不太放心。

  所以楚枫就加倍对张文艳好,表示自己的衷心,这不,张文艳有了身孕,就是很好的证明。

  楚枫想着只要这个孩子出生,那张家和楚家就牢牢地绑在了一起,皇后怕是会能多信任自己一点,将来不管是澄远登基,还是太子登基,楚家的荣华富贵的跑不了。

  如此一来,他对张文艳肚子里的孩子十分看重,不仅请了郎中在楚家常驻,每日都命人炖一碗补药给张文艳吃下,什么好吃的,好玩的,通通都买了回来,摆到张文艳的面前,只为搏她一笑。

  张文艳瞧着楚枫这样花钱,很是心疼。

  有了这个孩子,她又重新燃起了希望,觉着楚家将来就是自己还未出世的孩儿的,所以她认为楚枫现在挥霍的银子,都是自己孩子的,很是肉疼。

  她仗着楚枫现在疼爱自己,便嘟囔了几句:“相爷,这银子呢,要省点花,将来咱们孩儿出生了,用银子的地方还多着呢……”

  楚枫最看不惯张文艳这一点,小家子气。

  他冷笑一声: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爷像是赚不回来银子么?给你花银子,都是看的起你,你瞧瞧你这幅样子,就像是爷平日里亏待你了似的。”

  张文艳被楚枫怼的噎了一下,“爷,您怎会这样看妾身,妾身不过是为了您考虑。”

  “行行行了,别给我说这种话,要真是为了我考虑,就好好养胎,将这孩子生下来,就是你做的最正确的事情了。”楚枫不耐烦的说道。

  张文艳横了他一眼,“爷你说什么呢?咱这孩子定会平安出生的。”

  两人都没说话,这一年多的时间里,楚府平白无故夭折的小孩太多了。

  忽然,楚枫觉着张文艳这院子好生压抑,便离开了,他一出门,就遇见了清莲。

  清莲得知张文艳有孕,便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,打听到楚枫在张文艳的院子,她匆匆换上了自己新做的春裳,梳了发髻,提了竹篮,里面装了鱼食,假装要去湖边喂鱼,来跟楚枫偶遇。

  楚枫瞧见清莲俊俏的脸,心中的忧愁顿时消散了大半,将她连拉带拽的带到了自己的院子。

  清莲假装害羞,其实眼底没有丝毫波澜。

  她接近楚枫,又另外的目的。

  前些日子打听到真相之后,她向楚文萱表明了投诚之意,但是被拒绝了,清莲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被拒绝,她想不通,难道楚文萱就一点也不恨张文艳吗?

  最终,经过她长时间的观察,发现楚文萱不是不恨,是根本没有把张文艳当一回事。

  这个事实让清莲颇受打击,既然楚文萱用不到自己,自然不会帮她报仇,所以她只能靠自己了。

  她等啊等,终于等到了张文艳怀孕。

  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,清莲大哭了一场,她想不通,为何老天爷不张眼睛,竟又让张文艳这个坏女人有了身孕。

  楚枫见清莲一副娇羞的模样,更是怜惜,想到清莲失去的那个孩子,便又对她多了几分愧疚,再加上清莲往后不能有孕,十分适合宠爱。

  于是他便心肝啊,肉啊的叫了起来,哄着清莲胡闹了一整夜。

  第二日,张文艳听说了这件事情,很是生气,派人来请清莲,清莲却说自己身子乏了不便来见。

  这回话,让张文艳火冒三丈,恨不得立马冲过去将清莲暴揍一顿。

  却被自家奶娘阻止了:“夫人,这清莲就是故意惹您生气的,您可千万别生气,您肚子里的孩子可精贵呢,只要一出生,老奴敢保证,您绝对是,母凭子贵,那清莲是个什么东西?反正不能生孩子,就当替你伺候伺候爷罢了,这妾室没有孩子,就跟个摆件一样,往后还不是您想怎样摆布就怎样摆布?”

  张文艳觉着张奶娘说的对,恶毒一笑,命人煎了一副避子汤给清莲送了过去,盯着她喝完。

  清莲上次小产,恢复的并不好,癸水来的时候,常常腹痛难忍,今日被逼着喝了避子汤,直觉小腹一阵绞痛,躺在床上直打滚。

  如玉吓得半死,求人救自家姨娘,张文艳派去的人只是淡淡一笑,不理会她。

  过了许久,清莲的腹痛终于停止了,她感到不对劲,检查了一下,果然是癸水来了。

  如此一来,她也不方便伺候楚枫,楚枫听说之后很是生气,觉着清莲令人扫兴。

  清莲也是气的半死,她好不容易才重新钓上楚枫,这样一耽搁,只怕十天半个月都见不到楚枫了。

  她也是一个狠辣的人,又找了郎中帮自己开了一副药,让癸水早点离开。

  癸水完了之后,她重新梳妆打扮了一番,制定了新的计划,让楚枫重新迷恋上了自己。

  她没有遮掩,直白的挑衅于张文艳,将她气了个好歹,张文艳此人绝不是那种乖乖吃亏的人,她心里已经开始谋划如何报复清莲。

  清莲何尝不知道张文艳对自己的怨恨,她要的就是张文艳狗急跳墙。

  这日,清莲备了酒菜,请楚枫去自己的屋里玩耍,张文艳老早就知道了这个消息,她便命人在二门处守着,等着楚枫回来,便以肚子疼为理由,将楚枫截到了自己院里。

  楚枫以为张文艳是真的肚子疼,让郎中过来瞧了瞧,郎中说不出个一二三来,楚枫还有些生气,将郎中骂了一顿,又要命人去请太医,张文艳害怕闹出更大的动静来,便说肚子又不疼了。

  楚枫很是重视这孩子,将她这点毛病看的比天都大,自然不肯听她的,执意让人去请了太医过来。

  太医院最擅长妇科的太医走了一遭,还是没能查出张文艳肚子里的孩子有什么不好,楚枫百思不得其解,张文艳见其对自己极为重视,十分愧疚的说:“相爷,其实妾身肚子不疼,只是想你,想见你罢了。”

  张文艳觉着以楚枫对自己的重视程度,她这样说,楚枫怕是会感动的涕泗横流。

  谁知她刚说完,楚枫立马变了脸色,阴恻恻的看着张文艳:“你明知道爷很在意这个孩子,却还是要耍这种小把戏,真是令人厌恶,从今往后,你就是肚子疼死,也别差人来找我。”

  说完,楚枫便打起帘子出了张文艳的屋子,直接去了清莲屋里。

  清莲此时已经温好了酒,如玉将小菜热了一遍,楚枫坐下便惬意的吃喝起来,他感觉自己这一日的疲惫都一扫而光,十分爱怜的看着清莲,拉着她的手说道:“还是你可心,爷到你这里最是舒坦不过了。”

  清莲羞涩的笑了笑,“妾不敢居功,只想让爷高兴就好,日后爷若是累了,随时来妾这里坐坐。”

  楚枫十分满意清莲的懂事,两人耳鬓厮磨了半晚上,最终还还是滚到了床上。

  张文艳原本的腹痛是假装的,但是后来被楚枫骂了一通,睡到半夜,反而真的腹痛起来。

  兹事体大,张奶娘连忙命人去请楚枫,如玉得到过清莲的吩咐,将张奶娘等人拦在外头,双方闹的不可开交。

  张文艳在屋里等了许久,不见楚枫过来,心中有着不好的预感,便抱着腹部,坐着软轿去了清莲的院子。

  看见自家奶娘被拦在外头的时候,张文艳的理智瞬间燃烧殆尽,从软轿上下来,气势汹汹的冲到了如玉面前,一巴掌扇了上去:“你这个贱婢,你谁都敢拦?还不快点把门打开,本夫人要进去。”

  如玉捂着脸,不甘的看了张文艳一眼,让开大门,将她们放了进去。

  张文艳冲进清莲的屋子,瞧见楚枫背对着自己睡着,心中顿时很是酸楚,哽咽着叫了声:“相爷,您当真是不管文艳了吗?”

  外头闹了那么大的动静,楚枫还在这儿睡觉,定是故意置之不理,张文艳越想越心酸,恶狠狠的瞪向清莲。

  只见清莲含笑坐在床边,穿着鞋子,仿佛在等什么人似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最新网址:jsziboLan.net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