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蓝依人体艺术摄影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最新网址:www.jsziboLan.net
     蓝依人体艺术摄影 (第1/3页)
    

孟小茶大难不死,许了顾恒一个愿望,谁也没有想到,当年孩童时期的愿望,毁掉了三个人的友谊,毁掉了孟小茶和车陈翰禹的幸福。

很多年后的秋天,孟小茶十八岁。

陈家门口突然涌来了一群戴着穿着一身黑的大汉。

“老头,帮我们瓷器做个假证,要最远的那个朝代的,赚了钱到时候分你一层啊!”为首的男人坐在高堂上,把弄着手里的茶碗,不羁的说到。

“我陈家世世代代没有鉴别错过瓷器,对得起天地良心。做假证这种事情,更是万万不会做的。”陈老爷子猛的用拐杖敲了一下地面。站得笔直,与堂上的人对视,丝毫没有退怯。

“话今儿给你撂这了,三天之后,我要是看不见我想要的东西,你全家性命都难保!”

陈府大厅一阵乒乓响,那群人乱杂了一通之后,扬长而去。

陈府上下最近在忙着准备陈翰禹与孟小茶的婚礼。全府上下的围帐已有一半换成了朱红色。

奇怪的是,那群野蛮人不砸柜上名贵的古董,也不掀桌子不打茶碗,却是专门扯大厅上红色的帷幔,贴着?肿值拇盎б脖磺盟榱恕?/p>

孟小茶和陈翰禹隐隐约约觉得很少不安。

傍晚,下人差不多把大厅的狼藉收拾好的时候,顾恒来了。

“陈爷爷,听闻今日有人到府上闹事。把家中砸了个遍。”顾恒一只脚刚踏过门槛,就关心的问道。

“是小恒啊。没事,爷爷不会替他们做假账的。他要是再来,爷爷就报警,他们把王法放在了哪里!”陈老爷子卷起地上最后一块红色帷幔,温声答道。

“爷爷你想得太简单了。现在的社会上,黑道连警察局都敢伸手。你要是不赶紧解决,恐怕他们真的会做出些少什么来!”

“这样,只要小茶嫁与我,我立马出面把事情摆平。”当年拿着木剑念唐诗的顾恒,跟随着南征北战,小小年纪便大有作为。

“就是我陈府上下被赶尽杀绝,我也不会拿小茶和翰禹的幸福跟你做交易!若你还当我是爷爷,若你当他们是你的兄弟姐妹,你就收回你的要求!”

“咳咳咳……”陈老爷子万万没有想到顾恒会这般算计陈家,气得咳出了血。

“那您老大可以答应道上黑帮的要求,帮他们做假账,到时候陈家身败名裂,您照样也不会好过。”

顾恒上前扶陈老爷子,抽出胸口的帕子想替他擦擦嘴角的血。

“不用你在这里假惺惺。你一直心仪小茶我们都知道,但是万万没想到你还是入了魔,走到了今天这个地步!”陈老爷子用手抹了抹嘴角的残血,结果摸得半边脸上都是血。

“如果你不答应,明天血就会流在陈翰禹身上!”顾恒贴在陈老爷子的耳边,阴冷冷地说道。

“二哥,我再最后叫你一声二哥。”孟小茶从厅后走出来,怒目圆睁,仿佛要将顾恒碎尸万段一般。

“这是自然,以后妻子叫丈夫哥哥的道理!”顾恒饶有兴趣的看着孟小茶,反正她迟早都会是她的。

“你……我就算是死,也不会嫁给你这种人!”

“三妹真是爱说笑,二哥我从小到大可不少护着三妹,难道三妹忘了吗?而且就算你一心寻死,你忍心拿陈家和孟家跟你一起下地狱吗?”

“有什么事你就冲我来!十多年的感情啊恒你非要这样吗?收手吧!大哥只当你一时发了疯,不再跟你计较。”匆匆赶来的陈翰禹看见这一场面,悲从中来。

“不需要你们在这里演什么感情深厚,夫妻和睦的戏码!”顾恒一拳打在陈翰禹脸上,然后把孟小茶拽到了自己身边。

“三妹你忘了吗?烧窑那个晚上我救了你一命,你说欠着我一个愿望。现在二哥要许这个愿望了,还望三妹说话算话啊!”

孟小茶听到顾恒提起十年前的愿望,面色一霎时变成了灰色。

三天后。数十里红妆。马车从巷头排到了巷尾,井然有序。巷子两旁的树上都系着无数条红丝带,路旁皆是维持秩序的士兵。

放统,放炮仗,大红灯笼开路,沿途一路吹吹打打。孟小茶坐在轿子里,头上盖着红盖头。她不用看也知道,彼时队伍刚好走到陈府的家门前。这条她走了十八年的老巷,今天格外热闹。

唢呐队伍停在了陈府门口,陈府大门紧闭,原本素雅高贵的装潢,现如今却显得落寞不堪。

“缠绵思尽抽蚕茧,宛转心伤剥后蕉。三五年时三五月,可怜杯酒不曾消。”

孟小茶笑着哭了,泪水冲刷着脸上的胭脂。唢呐声阵阵,却盖不住陈翰禹念诗的声音,抵不住两个有情人的心意。

敲敲打打了几分钟之后,队伍才又重新启程。

至此一别,便是永别。

顾家,往日里练剑习武的桩,摆放在院子里的各式兵器,全部都收了起来。映入眼帘的是各种各样的花,散着清香气味的迭迷香;晶莹油润的金花茶;清可绝尘的桂花……

甚至后院里还新建了一间间小屋子,里面放着瓷泥,放着轱辘车,放着……

顾恒不懂 ,这一切又怎会讨得孟小茶欢喜呢?她只会愈发睹物思人,然后心底里的仇恨持续加深。。

孟小茶手里紧紧攥着一包东西。

“吉时已到!”饺子停留在顾家门前,对面的孟府也是大门紧闭。孟小茶不允许,不允许自己的父母看着自己走上不幸福的道理。

这条她走了十八年的巷子,今日是走的最漫长的,也是第一次在这条巷子里哭。

她被人搀扶着走出了轿子,在鞭炮声声中被人摁着实现各个环节的礼仪。

“一拜天地,二拜高堂,夫妻对拜……”堂下的宾客没有园子里的熟人,来的都是顾恒手下的士兵,以及一些趁此机会巴结他的军界人物。当然,还有那天进陈府的黑帮。

司仪的尖长的声音混杂着宾客鼓掌的声音,孟小茶只觉耳膜破裂一般,疼痛难忍。

夫妻对拜的时候,孟小茶是被丫鬟踢了一脚膝盖后背,踉跄着弯下去的。

投过盖头,孟小茶看见顾恒脸上遮不住的笑意,胃里翻江倒海,一阵恶心。而顾恒视角里,她的眼中充满决绝和愤怒。顾恒没有在意。

晚上,外面喝酒划拳的声音已持续了一天,顾恒还在招待宾客。孟小茶揭开自己的盖头,环顾新房的四周。

她一眼认出来,桌面上乘着酒的器皿,是当年她亲手制作的,作品。她把捏在手里一天的药粉,顺着那个歪歪扭扭的杯口倒了进去。

边上是盛着桂圆的荷花盆,孟小茶发疯般把桂圆通通打到地上,她颤抖的拿起荷花盆,看到盆底遒劲有力的“禹”字,失声痛哭。

突然,门板上传来了开门的声音。孟小茶赶紧擦干眼泪,盖好红盖头坐回了床前。

“吱呀。”伴随着开门的声音,一股浓浓的酒气散进了屋子。顾恒踉跄着垮过门槛,脸上是喝醉酒后的通红。

本就忽东忽西的顾恒,踩到散落一地的桂圆,一个踉跄差点摔了下去。

顾恒眯起眼像在云里雾里,瞪大着眼睛看着一片狼藉的屋内。顿时火气就上了去。

“孟小茶,过了今晚你跟他陈翰禹就彻底没戏了!你就捧着一个荷花盆过日子吧!”顾恒说完,冲上去想要抱住孟小茶。

结果脚下一骨碌,整个人狗啃泥般彻底摔了下去。手上的酒壶哐啷摔在地上,碎片瓷入了他的手掌。

“噗呲。”孟小茶听到响动,忍不住笑出了声。自己本无心要制造麻烦,是他顾恒喝得烂醉如泥不看路。

顾恒这下是彻底恼了。他把碎片从手中拔了出来,一把扑倒了坐在床边沿上的孟小茶。

孟小茶一个翻身,撞到了床头,脑袋上笨重的礼冠和首饰压着她起不来身。

“还没有掀盖头呢!”情急之中,孟小茶大喊。

“哼,就算给你多那么几分钟,他陈翰禹也没有办法把你带出顾家。”

长大后的顾恒虽然脾气炸,性子急,但是对待孟小茶,他还是没有办法完全狠下心来。

顾恒拿起喜秤,秤杆上是标明斤俩的星星,由天干地支配合而成,南斗六星,北斗七星,再加上福、禄、寿三星,恰合十六之数。

“小茶,你莫怪我。从小到大,你只当我是哥哥。那年我跟他走至半道,发现你不见了,我就知道你是回去摆弄那个陶瓷的位置了。其实当初你俩的陶瓷是挨在一起。是我,我趁你不注意,在工人搬运的时候,悄悄调换了位置。”

“如若不是我,你也不会回去,就不会被关在烧窑房里,我就不用去救你,你也就不用许诺我一个愿望。”

“可是,这都是天意啊!小茶,你不觉得这是天意吗?上天给了我一次娶你的机会。我俩,我俩才是郎才女貌佳和天成啊!”

顾恒说着说着,情到深处,竟然哽咽了起来。南下逐寇的时候子弹打穿肩膀时都没有吭一声的顾恒,就这样在孟小茶面前,哭得像个泪人。

“先喝交杯酒吧,吉时快要过了。”孟小茶想起儿时的种种,声音也软了下来。

顾恒听到孟小茶不再咄咄逼人的声音,以为她听进了自己的话,赶忙把她扶了起来。然后用喜秤轻轻挑起来那帆红盖头。

盖头下的孟小茶虽然哭红了眼,但她楚楚可怜的模样也深得顾恒的心,甚至像要对她更好。

孟小茶摇晃了一下杯中的酒,主动挽过顾恒的手,仰头一倒,酒一滴不落。

“你许愿我同你结婚,如今这最后一个礼仪我已做完。你答应我护陈孟两府安全的事也要做到!”

孟小茶说完,倒地而亡。

顾恒万万没想到,孟小茶会用自己的性命,去偿十年前的那个夜晚许下的愿望。

说到做到,她一向如此。

“这婚不结便是了!小茶,你睁眼看看我,睁眼看看我好不好!”

至此,红事变白事。

    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最新网址:jsziboLan.net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