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佐伯雪菜下马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最新网址:www.jsziboLan.net
     佐伯雪菜下马 (第1/3页)
    

“小易,这么早就起来了?”

看见易盏在厨房里忙碌,梦舒的妈妈有些惊讶。他一个养尊处优的公子哥,怎么会做这种家务活?况且现在还没到六点。

“阿姨,早上好。”

易盏转过头,朝徐女士笑了笑。

“要不我来做吧。”

“不用,昨天晚上您做了那么一大桌子菜,今天早上也尝尝我的手艺。”

徐女士也不强求,点点头把视线转移到沙发处。沙发上空无一人,沙发下有一双拖鞋,她的心里猜了个大概。

捡起地上的拖鞋,走进梦舒的房间。看在还在床上睡觉的女儿,徐女士放下拖鞋,轻轻拍了拍床沿,“小懒虫,起床啦。”

梦舒睁开眼睛,妈妈!快速把目光撇过去,还好,易盏不在。

“妈,早。”梦舒笑得格外心虚。

“你昨晚不是在沙发上睡的吗?怎么又跑到这来了?”

梦舒掀起被子,“昨天晚上易盏起来上厕所,看见我睡在沙发上,非要我睡在床上。”

徐女士牵过女儿的手,声音里没有了往日的云淡风轻,“你老实告诉妈妈,你们有没有……”

梦舒虽然有些脸红,但还是斩钉截铁地道:“没有。”

“妈妈也不是那么传统的人,你们住在一起相互有个照应,我没有意见。”

梦舒点点头,笑着说:“妈,您是怎么知道我们住在一起的?”

“家里有两台跑步机。”

梦舒拍了一下脑袋,这么大的家伙,她居然忘了。

“万一是买一送一呢?”

“这种理由你自己那里过得去吗?”徐女士反问,感觉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。

梦舒嘿嘿一笑。

“这间屋子的厨房这么大,各式各样的锅碗瓢盆我就不说了,单是食用油有七八种,连盐也有四五种,我昨天做饭的时候都感觉束手束脚。小易这么一个养尊处优的公子哥,在做饭的时候却游刃有余,很明显他是经常出入这间厨房。你们都有工作,中饭应该很少在家里吃。你们的性格我也了解,不管是在家里吃早饭还是晚饭,他都有理由要求住下来,或者说你也有理由把他留下来。”

妈妈的这一波分析,让梦舒佩服得五体投地,“不愧是您。”

“不过我真没想到,他居然会做饭。”

“都这么大的人了,做个早餐也不稀奇吧。”

“对了。”徐女士正色道,“你和小易都这么年轻,两个人有点生理需求妈妈也能理解,但……”

“妈,我们俩真的没有。”梦舒急了,妈妈咋就这么不相信她呢?

徐女士从上到下仔细打量女儿的身材,不禁挑了挑眉,“小易火气这么旺盛,你这么个大美女在他旁边,他到底是怎么忍住的?”

梦舒:“?!”

“好了,不开你们两玩笑了。妈也不是那么传统的人,不过呢,在得到双方家长认可之前,你可要守住了。”

梦舒的眼珠子转了转,“那您这里?”

“小易那么喜欢你,你也那么喜他。他还出身于兰县易氏家族,这样日升月恒的家族培养出来的优秀子弟,我要是还不满意,你这辈子恐怕都没有机会嫁出去??V劣谛∫姿?羌遥?憧梢?嗷ǖ阈乃肌!?/p>

“怎么感觉我要变成为嫁进豪门不择手段的心机girl了?”

“你呀,傻姑娘,电视剧看多了吧。”徐女士点了一下女儿的额头,“让你多花点心思,是要你了解易氏家族的历史和家风。易家是兰县八大家族之一,传承了十几代,历经几百年沉浮依然生生不息,靠的不是代代相传的家风家训,还能是什么呢?”

“家风家训?”

“嗯。一个家族最重要的无外乎两样,一是人丁兴旺,二是人尽其才。家风家训是一个家族的历史沉淀,凝结了一代又一代人的风骨。你外公毕生的愿望就是徐家能够与八大家族并列,成为兰县第九大家族。尽管徐家很努力,但还是追不上八大家族前进的脚步。现在兰县优秀的姑娘都走出了兰县,而八大家族又很重视家族宗庙,所以你们这个年纪的人不太了解也很正常。要是放在以前,兰县的姑娘没有一个不想嫁入这八大家族,特别是尽出帅哥的兰家。”

这一番话后,徐女士的脸上流露出跨越三十年的向往之色。

“易家在这八大家族能排第几呢?”

“八大家族除了不涉政治,每个家族在各个领域都有涉猎。在三十年前要数兰厉白林四大家族最为出名,兰家飘书香,厉家抗大枪,白家善经商,林家沙海藏,至于易家,好像没什么突出的地方,应该是属于三流吧。”

梦舒噗呲一声笑了出来,她的脑子里浮现了一个短语,三流家族的落魄少爷。

“林家沙海藏是什么意思?”

“林家是以培养科学家出名的,光是院士就有五名。沙海代表一望无际的戈壁,这五名院士中的一位曾经扎根戈壁滩,隐姓埋名五十余载,把自己的一生奉献给了国防事业,这是真正的英雄。”徐女士停顿了几秒钟,声音了多了一丝哽咽,“林院士在弥留之际仍然不忘自己的工作,为祖国奋战到了最后一刻。他立下遗嘱,骨灰洒大漠,衣冠归故土。林院士的衣冠入葬林陵的那一天,八大家族为他举行了追悼会,我也专程回兰县看了,真的是万人空巷,男女老少都在为英雄默默地祈祷。”

“那下次我回兰县,也要好好凭吊一下这位林院士。”

徐女士满意地点点头,摸了一把眼泪接着说:“你不愧是从小被李哥和厉姐看大的。”

梦舒突然想到了什么,脱口道:“厉婶姓厉,她不会……”

“没错,她正是出身厉家。你花婶年轻的时候啊,那可是一名英姿飒爽的美人,部队里的军花。李哥在部队的时候,那些新兵看见他两,就像老鼠看见猫一样。尽管他们没有跟你讲过厉家的历史,但你从小耳濡目染,身上也有了厉家的风骨。”

李叔因为身体原因,四十多岁从部队离休回家养老。当初梦舒的爸爸妈妈工作很忙,没时间照看她,厉婶和李叔闲来无事又特别喜欢小孩子,就帮忙照看着她。梦舒着实没想到,那两个慈祥和蔼的长辈,也有这样一番旌旗猎猎的岁月。

“有空你问问小易,他应该了解地更加清楚。八大家族百年传承,有埋头苦干者,有拼命硬干者,有为国请命者,有舍身求法者,无数仁人志士的故事激励着一代又一代人砥砺前行。”

“这句话听起来怎么有点耳熟啊?”

“这是鲁迅先生的文章,我们徐家的人也都是能倒着背的。”

梦舒向母亲竖起大拇指。

“噢,我想起来了,当时那场追悼会,易家代表人物占据的席位挺靠前的。”

“您刚才不是说易家是八大家族里面的三流吗?”梦舒睁大了眼睛。

“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,排名有波动很正常。”徐女士把女儿的手放在双掌之间,笑着道,“一个优秀的媳妇,至少能让一个家族兴盛三代,所以,对一个家族来说,选媳妇并且善待媳妇可是头等大事。易家的确很好,不过我的女儿,也不赖。”

梦舒笑了,捞起拖鞋穿上,完全没有思考拖鞋是谁拿来的。

“妈,走,带您去试试我的护肤品,检验一下您在家有没有正确操作。”

梦舒花了十分钟,再次给妈妈解和示范了一遍脸部清洗完毕之后如何正确使用护肤品。易盏把今天的早餐端上了餐桌。凉拌面,番薯南瓜小米粥,煎饼果子。

看着餐桌上三样色香味俱全的早餐,徐女士不禁连连称赞:“小易,手艺不错嘛,小看你了。”

易盏一边摆着碗筷,一边谦虚道:“哪里,与您和梦舒相比,还是有很大差距的,也不知道合不合您的胃口。”

梦舒对易盏做的煎饼果子比较好奇,先夹了一个咬上一口,咦,挺好吃的。面粉和绿豆粉做的面饼,铺了葱花和黑芝麻,摊了鸡蛋,抹了炸酱,夹了生菜,还有商委红肠!

“你这个煎饼果子做得不错啊!”

易盏嘿嘿一笑,“阿姨,您也尝尝。”

“好。”徐女士放下手中的调羹,咬了一口煎饼果子,眉头微锁,“这香肠?”

易盏不明所以,脱口问道:“在冰箱里找到的,有什么问题吗?”

“妈,这是商委红肠,我上次给您寄过的。”梦舒知道母亲在担心什么,不过上次她已经说得很清楚了。

“我放在冰箱里,还没开封,这个真的没问题吗?今年的香肠火腿肠可不能随便吃啊!”

“商委红肠,在哈尔滨仅有一家门店,小红的母亲也在那里工作,您放心吃。”

徐女士也不再唠叨,笑着说:“小易,做得不错,口感挺好的。”

梦舒感到莫名的尴尬,用余光瞟了易盏一眼,他的笑容里并没有什么异样。他本是至情至性之人,小事完全不会放在心上。豁达开朗,更是上天赐予他最好的礼物。

  

  

  

  

  

    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最新网址:jsziboLan.net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