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先锋资源avtt天堂网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最新网址:www.jsziboLan.net
     先锋资源avtt天堂网 (第1/3页)
    

“爸,妈,我回来了。”

林远鸢只看见林父,不见林母,便急着找寻。

林父拦着林远鸢。

“小鸢,等会你妈妈就出来了,客人还在外面,你这样太没礼貌了。”

“爸……”林远鸢抓住林父的胳膊。

“爸,纪羽非他不会的,是吧!”抓着林父的胳膊撒了撒娇,又看向纪羽非。

林父扶了扶眼镜,摸着林远鸢的头发。

“羽非,我和你阿姨给小鸢宠坏了,让你见笑了。”

纪羽非和林远鸢差不多点从车上下来,正好看见撒娇的林远鸢。

“伯父,您们放心,我会好好对鸢儿宠鸢儿的。”

“好。快进屋。”

林父招呼着纪羽非进屋。

“稍等。”

纪羽非打开后备箱,从里面拿出彩礼。

彩礼的样式全是以前的,刻着牡丹花样的箱子,系着红绸的盒子,装着三金的小梳妆盒……

林远鸢才看明白,早上的时候只是大概的看了一眼,竟没想到他想的这样周全。

一盒盒的礼品,林远鸢和纪羽非搬了好几趟。幸亏今天家里的民宿没什么人,否则林远鸢会不好意思的。

林母从厨房里出来,将女儿和未来女婿搬来的东西整理到库房。

“妈,我来帮你。”

“好。”

母女两将东西搬到库房(装着家里的一些重要的东西的房间,比如说林远鸢上学时的奖状,被裱起来的那种,还有林父林母的证书。),说起了体己话。

林母将纪羽非带来的东西一一看了看,到最后才发现礼单,看到礼单上的字,对纪羽非得好感又上升了一层。

“字写的不错,苍劲有力,不失大家风范。字和人一样。再看看礼单上的措词,真是一个好苗子。”

作为语文老师的林母在那欣赏礼单上的字。

林远鸢旁边看见自己老母的眼神,真是,语文老师就喜欢学习好的,还有写字好看的。

纪羽非的字,他自己下功夫,还有好的先生交,能不好么?

“小鸢,你的字若有这一半好,我就不担心了。”

“妈,我都大学毕业了,练字给谁看呀!”

“你个丫头,练字可以陶冶性情,你看看人家。”

“妈!”

林远鸢不想听她妈妈的训话,从小到大这样的情形可不是一回两回了。再呆下去,就该上思想政治课了。

借出去看看为由,跑出了库房。其实还有一个原因,她害怕爸爸和奶奶一样,女婿非萧一安莫属,而对其他人只是沧海之外的水。

当她跑到客厅才发现,她想多了。

林父与纪羽非,在客厅的茶座上品茶。

林父虽是个数学老师,却是个历史迷,他对历史感兴趣,也很浪漫。岁月在他身上留下了痕迹,却没有带走他的头发,蓬松的短发显得格外的精神,气质在岁月中沉淀出来。

而这边的纪羽非,身着黑色的高领毛衣,外面穿着和林远鸢身上同款的大衣。头发微烫,蜷伏在头上,脸上棱角分明,五官极正。眉宇间带着贵气,眼睛里沉淀了万物的发展后,透着干净。与林远鸢的老父相比,多了许多她自己说不清楚的东西。

两个都是自己生命中很重要的男人,若真的让她断舍离,她宁愿杀了自己。

“小鸢,你和羽非什么时候结婚呀!”

结婚?林远鸢怎么都没想到,她的父亲第一句话说的竟然是这?哪有这样的父亲,盼着女儿早点嫁出去。

“爸!你就不能……”

“羽非说看你,你想什么时候结呀!”

“爸!你是不是我爸?”

“我当然你是爸了。”林父喝了口茶,又对林远鸢投出了个眼神。

这眼神她懂。从小到大,妈妈是严母,爸爸则是慈父,两人的关系眼神都能体会。

“爸,这结婚你们不同意,我也……”

“谁不同意?我是一家之主,我说了算。”林父装作生气的样子,将茶杯砰地放在了桌子上。

“爸。”林远鸢伸出了拇指,对林父作了一个真棒的动作。

妈不在,老爸是老大。见爸的态度,林远鸢赶紧顺着坡下去,继续追问。

“爸,奶奶那?”

一副疑惑,可怜吧唧的样子,你急着让我结婚,你得帮我解决问题。

“你奶奶那好说,大不了你爸我跪次搓衣板,再挨顿鞭子。”

“谢谢爸,你最好了,来,我给你捶捶背。”

林远鸢见林父的模样,老爸呀!让你受苦受累了,女儿只能给你补偿补偿。

对面喝茶的纪羽非,已经不能再淡定下去了,他的鸢儿给别的男人捶背,还撒娇,尽管那个男人是她的父亲也不行。

林远鸢见到纪羽非的变化,忙忙用眼神安慰。

“哥,求你了,忍住,为了结婚,为了结婚,回家了我给你按摩,按多少次才行。”

接收到林远鸢的信息,纪羽非才消灭了自己的怒火。

林母从库房出来,手里拿着礼单。

“羽非呀!第一次来你带这么多东西,你太客气了,小鸢,过来帮忙做饭。”

“哦!好的。”

林远鸢和林母在厨房做饭,纪羽非陪着林父品茗下棋。

从父母的反应,林远鸢知道父母还是很中意纪羽非的。

快吃饭的时候,林奶奶过来了。

“奶奶。”

“小鸢回来,怎么不告诉我一声。”

听语气奶奶很生气,难道爸妈没告诉奶奶她自己要回来,想想也是,若是告诉了,奶奶肯定不让父母见除萧一安以外的人。

“奶奶,我也是临时决定要回来的。早上才打电话说的。”

林远鸢拉着林奶奶的手,朝客厅走去。

林母在身后,“妈,小鸢早上才打电话说的。”

“你母女两串通好了的,欺负我一老妇人。我给小鸢算过命,她和萧一安是绝配,她不能和别人……”

“妈。”林母连忙阻止了自己的婆婆,害怕她把小鸢身上的秘密说了出来,万一因为这个,纪羽非后悔了怎么办。

林奶妈的到来,打断了林父与纪羽非的谈论古今。

“妈,你来了,快坐,我发现了一个知己。”

林父起身将自己的位置让给林奶奶,纪羽非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打量眼前让鸢儿害怕的奶奶。

一头银丝,面色红润,虽上年纪,但身体康健,心跳有力,是长寿的命数。

坐在椅子上的林奶奶,也在看对面的小伙子,和萧一安那小子比,是要多了份贵气,还有,怎么感觉他身上有多了上了年纪的人才有的成熟稳重,可是小鸢的命格现世也就有萧一安勉强能压住,这人如何能和小鸢成婚?

“妈,你来了,饭也差不多好了,咱们边吃饭边聊。”

林父给自己母亲拿了个茶杯,倒了杯茶,让林远鸢去厨房帮忙。

林母在婆婆坐下来的那一刻就去了厨房。

“妈,你说奶奶她……”

“看你爸的。”两人在厨房小声说道。

有讨论了许久,将所有的菜品准备好后一一端上桌子。

饭桌上,林奶奶,林母,林父,时不时问纪羽非问题,还不让旁边的林远鸢说话。

这感觉,林远鸢很崩盘,无疑是三方会谈,各问各的,真是苦了纪羽非了。

等吃完饭,林奶奶将林父叫到了房间,许久之后里面发生了争吵,林远鸢心里对林父又是敬佩又是感激。

他从未忤逆过奶奶,只,只是这次。

“妈,不要管什么命格了,只要小鸢她幸福,比什么都强。”

“不管?不管小鸢就要守寡,你难道想看着你女儿年纪轻轻就守寡?我不愿意看到我孙女这样?”

“可是妈,小鸢她喜欢。纪羽非这孩子也不错。”

“林海,你不能害了别人的孩子,你为了你孩子的幸福,你不能害了别人的孩子,你也是做父母的。小鸢的命格,这世出了萧一安勉强能镇住,其他人都不行,除非……”

“除非什么?”

林远鸢已经听不下去了,他们的争吵。

“除非他……不可能得。”

“妈,为了小鸢的幸福,这回儿子要忤逆您了,请您谅解一个父亲的心。”

爸爸,林远鸢心里更是难过,将来一定要好好对这个男人,好好爱他。

林父从屋里出来,邀请纪羽非去了村里的其他地方游玩,留下林远鸢与林母林奶奶在家。

“小鸢,你想好了?你和他一起你会害了他的。”

林奶奶再三确认。

林母不信。

“妈,都什么年代了,这些只做参考,是心里上的。”

“儿媳妇,小鸢身上的异能你是知道的,倘若她真的守寡,你怎么办?”

“我……我女儿我当然自己照顾,小鸢,不管怎样,妈妈永远是你的后盾,家门永远为你敞开。”

“谢谢奶奶,谢谢妈妈。”

林远鸢这趟回来,深深的感受到了父母的爱,还有自己奶奶的爱,原来,爱就在自己的身边。

纪羽非和林父从外面散步回来后,林远鸢和纪羽非又开车回到了城里。

一路上两个人没有讲话。

彼此的心里都为这下午发生的事在挣扎。

“纪羽非,我家里人不知道你是几千年前来的。”

“嗯,我知道。”

“奶奶说的话,你是不是听见了?我的命格。”

“鸢儿觉得你会克夫?那我娶鸢儿那么久,怎么没见我。”

“纪羽非,奶奶说,这个世上只有萧一安,不知另一个世上的你。所以我们没事的。”

林远鸢在快到的时候和纪羽非说了这些。

而纪羽非所挣扎的是,林远鸢对父亲的感情。

真是,两人操心的都不是一样的东西,,担心的也不是一样,还害得许久没有说话。

“鸢儿,现在说开了,那我们明天去领证,今天太晚了。”

“啊!”

“鸢儿不愿意?不愿意也没法了,婚书签了,家长见了,就差结婚证了。”

“还有婚礼。”

纪羽非嘴角一笑。

“我们要举办一场盛大的婚礼,十里红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最新网址:jsziboLan.net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