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性口述性过程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最新网址:www.jsziboLan.net
     性口述性过程 (第1/3页)
    

木子灵一脸茫然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随后想起自己用蛊毒的事情,从容的看着过来扣押自己的那些下人。“本小姐自己会走。”

木永黑着脸看着祠堂前列祖列宗的灵位,愤怒的对木子灵吼道:“跪下!”

木子灵倔强的站在灵位前。她并没有觉得自己哪里做错了,又怎么会乖乖跪下。

木永回过头,对着身后的两个下人阴沉的说道:“帮小姐一下。”

两个下人上前,狠狠按着木子灵的肩膀往下压。

木子灵眼中满是倔强,强忍着疼痛,却也不愿跪下。若非木嫣然来招惹自己,她怎么会下蛊毒,而如今这个所谓的父亲却这么对自己。真是可笑至极。

两个下人见木子灵不配合,也不手软,一脚踢在了木子灵的膝关节上。

木子灵被强行跪在了祠堂前,看着那些灵位,木子灵却没有丝毫的感情,仿佛这面前的并非她的血亲。

“你可知错!”木永手中拿着一支很长的戒尺,看着木子灵的眼神都是恨意。

木子灵毫无波澜的道:“不知。”

她有什么错,若自保也是错的话,那她真的就无话可说了。

木永的戒尺毫不犹豫的打在了她的背上,木子灵一声不吭,静静地承受。

约摸是看木子灵没有动静,他下手也越发狠了。

木子灵对于这猝不及防加重的力道也只是哼哼了一声,上牙咬着下唇,不甘心就此服软。

“我倒要看看是你的骨头硬还是我的戒尺硬!”木永说着,手中的戒尺再次落在木子灵的背上。

戒尺的力道落在了她的背上,木子灵没想到他还会加重力道,腰背前倾,若非手及时落地撑着,怕是整个人都摔了。

最后,木子灵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院子里的,只是再有意识的时候,人已经在自己的房间了。

趴在床上,她是被疼醒的。想来这个父亲没打死她还真是仁慈了呢。木子灵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弧度,对于这个所谓的家,她再不抱有一星半点的幻想了。

这几天她被禁足,养伤养的差不多后,便把《毒经》捧着,反正闲来无事,研究研究这些也是好的。

这天,木子灵正在桌前看《毒经》看的犯困,头不时点一下点一下的,几欲睡着,却又强打着精神,想要把这一点给看完。

突然门的方向有小小的声响,随后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。“女人!”

木子灵一惊,头猛的下垂,嘴角磕在了桌上。

“嘶……”木子灵的睡意瞬间消散,只觉得嘴角很痛,龇牙咧嘴的看着罪魁祸首。

凤九天,他这个时候怎么来了。每次他出现似乎都是这种,让人惊吓的方式。木子灵有些头疼的想到,就不能提前通知一下的?

凤九天此刻眼睛通红,一双深邃的眼眸紧紧盯着她的嘴角。

木子灵被他这样看蒙了,一时间忘了反应。

凤九天凑过去,低头含住那丝丝血迹。原本的鬼使神差让他品尝到了这血的美妙,他用力吸吮,仿佛毒瘾发作的人看到了罂粟一般。

    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最新网址:jsziboLan.net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